Ssiakirira

The Ring Of Wonder;The Call of Cthulhu.
一个来自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调查员或守密人

 

決定偶爾也放鬆一下啦

 
這幾天一些矯情的日記,如果能接受歡迎點開來看啦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二零一七 八月二十日
  我總覺得,你們可能再也收不到我的消息了。
  飽腹感和飢餓感同時虛晃過去,就像兩隻雌雄莫辨的兔子;它們在我面前跑過,太快了。我該怎麼分辨清楚呢?有的時候也許你會感覺到像一隻被粘在粘鼠板上的蒼蠅一樣無力、無望嗎;我不想經歷那種感覺。
  倒楣、倒楣;太倒楣了。我知道一個人總會有這麽一兩天:所有不幸、但是無傷大雅的壞事像裸身站在瀑布底下一樣,全部砸向你——倒楣、太倒楣了!我這樣想。但是是我自己要站在瀑布底下的;這得怪我。 而且這只是被水珠沾濕了眼睛。
  總會有辦法的嗎;我覺得我已經精疲力竭了:實在是太可怕了。你該怎麼度過這天?
  二零一七八月二十一日
  好的、好的,事實上,我已經把這些解決得差不多了——就在剛剛前不久:準確來說並不是的。又是別人的贈予;我自從懂事以來就經常:非常頻繁地尋求別人的幫助。我知道!我當然知道會給別人帶來不便。我在儘量減少;著數我第一次有意識地決定這件事,就像一個長期蹲在牆角搖尾乞憐,好接受好心人施捨的流浪狗突然打算自己去尋找更多食物一樣,我打算儘量減少這種事情的發生。
 二零一七八月二十二日
  這不是取決於我願不願意這樣想的。
  ()
  二零一七八月二十四日
膨脹真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;不僅是繪畫這一方面,我總是覺得只有清楚的認識到自己的水準,才能進步。
——如果你看完了這些自娛自樂的東西 歡迎和我交朋友~我會偶爾寫一些推薦的書單之類的o<<<<。
  

  5
评论
热度(5)

© Ssiakirira | Powered by LOFTER